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秋风自在 此心悠然

我就是一粒小小的种子,飘到哪里都能生根发芽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孩时的故事  

2011-05-08 20:45:55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 从记事起,就觉得妈妈的身体不太好,腿脚总是浮肿的。那时家住四楼,妈妈总是上一层就歇一会儿,而我们总是一溜烟的就跑上去了。到了周六的晚上,妈妈总是带着我到隔壁单元的的张军医家去扎针灸,他家的床上凳上总是坐满了来看病的人。我看着妈妈手上和腿上被扎了许多细细的银针.....

     那时的爸爸工作很忙,只有周末才回来,平时家中都是妈妈带着我们。妈妈的工作也很忙,那是个特殊的年代,我不明白妈妈为什么总是去开会呢。

     那时,最盼着住在农村的姥爷来。姥爷的个子很高,瘦长的脸,眼睛细长,留着很干净的灰白胡子,永远是一副慈眉善目的样子。他来时总是背着那个家织的粗格布的大包袱,无论春夏秋冬头上总是包着一块白毛巾,身上永远穿着很长的袍子。夏天来时,姥爷身上是白粗布的长袍,冬天呢,是蓝色的粗布长袍,前襟掖在腰间围的粗布围腰里,走起路来很利索的样子 。那时,城里人没这样的穿戴,所以从很远就能认出他来,我和哥哥姐姐就像是小鸟一样,向他飞奔过去。(那时,每次姥爷来时都要提前很久写信,告诉那天坐火车来,我们会在汽车站等他的)

     姥爷的大包袱很沉很沉的。里面有:小米,红枣,绿豆,芝麻,红薯干....怎么也有三四十斤重。那时的交通很不发达,姥爷要走很远的路才能够坐上汽车 ,然后还要坐上一晚的火车才能来到北京。现在想想姥姥姥爷一定是很不放心他们最小的女儿吧。(妈妈在家中是最小的孩子)

     那时,妈妈总是经常吃药。记着一个早晨,我刚刚睁开迷糊的眼睛,看见爸爸又递给妈妈在吃药,看着妈妈大口的吃药丸子,我想着一定很好吃吧。我嚷嚷着:“我要吃,我也要吃”爸爸笑着对我说;“苦着那....”我不相信。妈妈就拿下一点的药丸放到我的嘴里。我吧嗒着嘴,品着滋味....“呸呸”我连忙往外吐着口水,真是苦的要命啊!那时,我只有三岁,和爸爸妈妈睡在一张大床上。过了一个星期之后爸爸回来了,递给我一个大大的药丸说:“吃吧,这个不苦”我摇摇头说;“我才不吃呢!苦的”爸爸笑着说:“吃吧,甜着呢”我满脸疑惑的接过那个包着一层薄薄的蜡纸的药丸,放在鼻子下久久的闻着.....我小心翼翼打开蜡纸后轻轻地咬了一点点。嗯!真的不苦,酸酸的甜甜的....爸爸告诉我这是“山楂丸”,帮着消化的。

     后来,爸爸经常的带些山楂丸给我吃。由于我经常的吃山楂丸,消化的特别快,呵呵...我所以很小就特别的能吃饭,个子长的很快,后来长的比姐姐们都高。

    孩时的故事 - 杨二菜农 - 杨二菜农

    (感谢我的父母   感谢我的亲人们  感谢......

孩时的故事 - 杨二菜农 - 杨二菜农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)| 评论(0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