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秋风自在 此心悠然

我就是一粒小小的种子,飘到哪里都能生根发芽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零星的记忆  

2012-03-30 19:11:39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零星的记忆

   如烟的日子,就像薄雾被吹散。记忆中零星的痕迹,永远是那一条河

   出了大院的门,隔着不太宽的马路就是那条河。河的两岸,有着很高的槐树和长得外形怪异的古柳树。

沿着向西的一条弯弯曲曲的小路,走上一公里,一片郁郁葱葱的高矮树林中,有几排灰色的平房,那就是我

读的小学校。经常教室外是一片的鸟鸣蝉叫,教室内是我们朗朗的读书声,彼此相映成趣。学校很小,没有

操场,只有一块小小的三角地。在那里,我们上体育课,做早操。印象最深的,倚着学校的院墙,有几张不

太规矩的水泥乒乓球台。每当下课的铃声响起,我们都会冲向那里,同学们排着队,轮流上阵,都想着抓紧

这十分钟的课间活动,“露上一小手”。它的边上,还有两副锈迹斑斑的双杠。

   每天我会背着书包,沿着河边走去上学的。开春时,柳树的枝条在温暖的风中柔软的摇摆着,禁不住会

淘气的折下一枝,拧下翠绿的树皮做个“短哨”一路吹着走。小路的另一侧是大片的农田,种的是绿油油的

麦苗,到了“三夏”收割后,就会种上大白菜的。那时候,学校都会有“学农”劳动的。夏天会去农田里拾

捡收割后掉落的麦穗。到了秋天“学农”就会捆大白菜了。(就是用稻草,把白菜顶端的叶子的捆扎上。

据说是为让白菜“长心”)

   在农田的不远处,有大片低矮的的农舍。

   我记忆中那条美丽的河,一年四季清澈见底,河里有水草轻舞着,能看到颜色漂亮的小鱼和透明的小

虾在水里游弋着。偶尔有顺流而下的小船,看到那些渔夫带着可爱的鱼鹰,用最原始的方法捕捞着鱼。

那些鱼鹰瞪着圆溜溜的大眼,骄傲的仰着脖颈望着我们。渔夫不时的把它们赶下小船去捕鱼,我们稀奇极

了 !记得一次放学,我们排着路队往家走,不知谁喊了一句:“看啊!河里有大红鱼”顺着他手指的方向,

我们真的看到了一条大大的红鱼在顺流而下,我们欢快的追逐着....跑着叫着一直追出了很远很远。

   那时常常看见一些晒的黝黑的农村孩子,穿着简单的衣裤,和父母在冰凉河水中打捞着水草。一次我好

地问一个等在岸上,也就8.9岁晒的黑黑女孩儿:“你们捞着这些水草干什么呀?”那个瘦瘦的女孩子,有

一双柔和的眼睛。她怯怯的说:“卖给生产队喂猪”我又问:“多少钱一斤啊?!”那个女孩子的回答,

我记住了一辈子:“一百斤1毛钱”

   从此以后,我经常地会站在岸上,看着他们:父母穿着橡胶的雨裤,在上游用类似于镰刀的东西,在水

中奋力的割着,那些大点的孩子们(无论男孩女孩)在下游用类似麻绳的网拦截着顺流飘下的水草,费力的

拖到水边,那些年龄更小的孩子们,把水草拖抱到高高的岸上,岸上的水草堆积的像个小山一样的。

   傍晚,太阳西下,他们会把水草分装到几个自行车上。

   是那种老旧笨重的自行车,车后的两边挂着大大的筐子。看着那些滴着水的水草垛放的很高很高,那些

并不强壮的孩子在父母的帮助下,摇摇摆摆地费力蹬上车子远去的背影,他们的身上还依旧穿着湿淋淋的衣

服。 看着他们远去,我的心里,就像有针尖划过一样,心头“扑通,扑通”的跳着....那时的我,10岁。

 

  (以上的文字,只是随着思绪而写的,所以有很大的跳跃。见谅!)

      零星的记忆 - 杨二菜农 - 杨二菜农

        零星的记忆 - 杨二菜农 - 杨二菜农

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

 

 

 

  

  

 

  

 

  

 

  

   

   

    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9)| 评论(0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