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秋风自在 此心悠然

我就是一粒小小的种子,飘到哪里都能生根发芽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回忆母亲  

2012-04-03 10:59:39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回忆母亲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我有了记忆时,母亲就已经老了。我在家中排行老八。

   说来真的奇怪,我的记忆超好。就连儿时赖在母亲怀中吃奶的事,我都有记忆。那时的我,已经有三.四

了吧。我印象中最深的一句话是:“妈妈,求求你就让我最后再吃一口吧!长大后,我给你买棍棍儿(冰

棍)我给你买老花镜”记得那时,常常遭到哥哥姐姐的耻笑。

   母亲中等的个子偏瘦,一双和蔼慈祥的眼睛,母亲的脾气特别的好,很少的和我们大声的说话。 那时的

母亲忙里忙外,家中孩子多,父亲又是一个星期回家一次。母亲当时是部队家属工厂的干部,(做援越的军

和背囊)每天工作是起早贪黑的。经常地去开会听报告,一走就是几天,家中常常是留下我们大大小小的

堆的孩子。

  常记得我半夜醒来,看到母亲还在灯下为我们做着布鞋。只见她右手拿着锥子,扎着厚厚的鞋底,“哧

啦,哧啦”的拽着细细的麻绳。天亮时,等我醒了,母亲已经为我们做好了早饭。我看到床边上,已经做好

的黑色条绒面松紧口的大大的布鞋,我知道那是哥哥的。我会趴在床上,看着母亲给哥哥姐姐把饭菜分配到

每个人的碗里,因为那时所有的一切都是按人口来买的,男女大人孩子的粮食定量是不一样的。每个人都不

能多吃,否则别人就会没吃的。

   记得那时候,我们孩子最盼着过年了,母亲会为我们每人缝制新衣服。会为哥哥做条新裤子,会为姐姐

做件花衣裳,母亲一般都是会为我添置一套新衣裤的。按照姐姐的话就是:“小不点儿,有点布就够了”

   那时家住在四楼,我经常“咚咚”地往楼上跑,回头看母亲时,她常常会靠在拐角处,大口大口的喘

着。我不知道,那时的母亲已经有很严重的肾病了,只是看到她的腿脚经常是浮肿的。

   那年,我上小学了。母亲为我亲手缝做一个新书包,我记得是个暗绿色格子的。母亲帮着我把书本和铅

笔盒放好,母亲嘱咐大我三岁的小姐姐带着着我送进学校。(姐姐从小就不和在一所小学读书)放学后和大

院儿的孩子们一起回家。记得刚小学时,贪玩的我,经常睡到半夜才想起来没有写作业,会哭着爬起来写

的,母亲从来都会陪着我一直写的。夏天时,她会坐在我的边上轻轻地摇着扇子,轰着蚊子。冬天时,她会

为我披上衣服,围上被子。我今生最后悔的就是;懂事情太晚了!!

   那年,我们随着父亲搬离开了大院儿,到了郊区,住进了部队的营房。

   搬离了大院,给母亲看病带来了很多的不方便,也中断了母亲一直的扎针灸。

   到现在我都不明白,当年为了什么我们一家会随着一些人家,搬离开了我出生地方的部队大院。

   回忆母亲 - 杨二菜农 - 杨二菜农

  

  

  

         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3)| 评论(0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