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秋风自在 此心悠然

我就是一粒小小的种子,飘到哪里都能生根发芽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家在海淀  

2013-06-03 21:57:34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在海淀区那个部队的大院儿,我长到八岁。这八年里,我好像没怎么走出过院门。一是因为

那时我还小,再是院子太大,足够我们玩耍的。到了周末,偶尔和母亲或者姐姐走出大院,去附

近的商店买副食证.粮证上的豆腐,肉或买米买面。只记得比邻的大院儿全是部队,街道上来往

的行人,几乎全是军人,或是身着军装的人。七十年代初,记得我上小学没多久,那个夏天(当

我们是冬季上的小学)我刚上小学没几个月,母亲告诉我要搬家了,看得出哥哥姐姐情绪有点低

落,傻乎乎的我还蛮高兴的。告别了新识不久同学和老师,告别了那些从小疯玩儿伙伴,搬离大

院儿......

   那个初夏,我们浩浩荡荡坐着高大的军车,带着原本就不多的家伙,那些大多是部队配给的

床,桌椅板凳。随着父母搬到了新的家,也是部队的院落,只是院子的门前,多了一条蜿蜒清澈

的河。比邻的大院儿,都是些大学的校园,出入走访的,大多是戴着眼镜的年轻学生,我的家没

有搬出海淀区。(同时有不少新搬来的邻居)

   记得刚来这个地方,从楼房到平房我们都有太多的不习惯。从前的楼房冬天有暖气,上学出

了大院儿门口,过一条马路就进了学校的大门。校园很大,教室虽是在一层,也是宽敞明亮。同

学也大多是附近机关部队的子女。

   记得第一次和同院的孩子一起去新学校,我们顺着河边,沿着一条窄窄的小路走着。河岸上

是高大的槐树和粗壮的柳树,路边有大片青黄的麦子地。所有的一切,对我们都是太新鲜了。天

气炎热,随着路程的遥远,我们的那种新鲜的愉快早已不在,一大群大大小小的孩子,踢踢踏踏

慢腾腾的走在满是尘土的路上。

  走了好一阵子,穿过低矮杂乱的农社,在一片茂密的的槐树林下,显露出一个不大围墙院

落。走入一个窄小的铁门,看到的是几排灰砖平房,没有操场,靠着灰渣砌成墙下,有一个不大

的沙坑,有两张水泥砌成的乒乓球台,和几幅锈迹斑斑的双杠。这是我的新学校,当时和我同校

的还有六年级的哥哥,三年级的姐姐。在这里读了小学五年,留有最深记忆的是:五月里满校园

甜丝丝的槐花香,和盛夏里的蝉鸣。

  母亲为了让我们适应新的环境,在小小的院落里,养了几只小鸡,种上了棵葡萄和一些丝瓜

和架豆。妈妈依然在院里的家委会做主任,爸爸依然每周一坐班车上班,到了周六回家。我和许

多同院的孩子,到了周末依旧是聚集在院门口,翘首以盼的等着爸爸做的班车出现....

  随着日月的流逝,那年高中毕业的哥哥去了京郊的农村去插队,我和姐姐也上中学,印象最深

刻的是上学路上,在菜地里有一个很大的农民积肥的粪场。一年四季空气中弥漫着臭烘烘的味道。

  几十年过去了,这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,修了宽阔的马路,没有了农田和果园。到处盖起

了高楼,而我们住的院落已经成了城市中“被遗忘的角落”大多被出租给了附近大学里的学生。

  我们结婚都搬走了,父母也都离世了,可父母留给我们的小院儿还在,虽然它不是什么朱门名

宅,它却是见证我们成长的地方,在这里留有我们太多太多的回忆。

  无论搬得多远,这么多年我一直认为:我的家在海淀!

家在海淀 - 菜农 - 秋风自在     此心悠然

家在海淀 - 菜农 - 秋风自在     此心悠然

家在海淀 - 菜农 - 秋风自在     此心悠然

家在海淀 - 菜农 - 秋风自在     此心悠然

家在海淀 - 菜农 - 秋风自在     此心悠然

家在海淀 - 菜农 - 秋风自在     此心悠然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从前的稻田     如今的花园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2)| 评论(21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